当前位置: 首页 > 女人吃的性药都有哪些 > 京城性用品市场脏乱差 专卖店广告咄咄逼人(图)

京城性用品市场脏乱差 专卖店广告咄咄逼人(图)


/ 2020-08-29

  在暴利的驱动下,目前,性用品的销售成为市场的一大热点,性用品的生产也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迅速扩张的新兴产业。但据记者近日对北京一些保健商店暗访发现,由于长期缺乏必要的法律法规的规范,致使生产经营环节的有序管理跟不上,整个性用品业界混乱不堪,用一句话概括就是——京城性用品市场脏乱差

  性用品是面对的,应有一定的隐蔽性。据了解,即使在所谓性开放的西方国家,性用品也仅仅在一个十分狭窄的范围内销售。而在京城,性用品的外包装、招贴画在各个专卖店门口十分醒目。以“虎哥”、“伟哥”、“痿哥”、“牛哥”、“伟姐”、“矫性妹”为名的药品招贴画在专卖店一贴一屋子。招贴画一般为彩色巨幅画面,上面印有“立竿见影”、“尽显风流”、“挺直了做男人”等让人不忍卒读的词语。这种宣传画往往引起附近居民的不满,不少市民认为街头是社会大众活动场所,如这样肆无忌惮地招揽生意,实在可恶!说严重了既影响青少年的身心健康,也是对其他人的“性骚扰”。尤其应该考虑到它对青少年性道德的负面影响。性用品乱之一:产品许多没有说明书

  在北京南站附近一家不太显眼的保健品商店,记者看到很多有关性保健品的宣传画,但避孕药类只占了一小部分,绝大部分都是仿真用具。在仿真器具当中,绝大部分都包装简单,并且极不规范。同样一种仿真器具,一些盒子的器具有说明书,另一些盒子的仿真器具就没有说明书。记者问这种器具是用什么做成的?为什么有的有说明有的没有说明呢?对方答,产品出厂时就这样。记者还注意到说明书上大都写着无副作用、手感柔软、如肌肤等夸张的字样。店主还告诉记者,这里一台女性器,价格高达500元。性用品乱之二:利润高得惊人

  记者悄悄记下这家保健品商店商品说明书上的联系地址和电话,出来后立刻给厂家打电线位数字电线位。记者以一个顾客的身份又按升位后的电话打过去,对方回答说他们是卖保健品仿真用具的,并问记者是零售还是批发。记者说要批发,对方说,要批发的线元以内,男女仿线元。

  记者向对方讨价还价说:“你们卖得太贵了,有的厂家20元一个就能批发给我。”对方答:“我们这里有9元一个的,你要吗?”“那9元一个材料是否安全,有没有毒副作用?”记者向他们提出质疑。“9元钱与36元、45元钱的仿真器材料是完全一样的,都是医用胶,只是9元的产品功能少。我们最好的仿真器是能由人来控制振动频率,能模拟出人的声音,能闪光,而且从外型上比较好看,每个100元。”对方回答说。

  厂家一个仿线元,而到了专卖店价格就高达500元,可见这个行业的利润有多高!性用品乱之三:市场分布太滥

  北京性用品专卖店分布的“密度”之大,实在令人吃惊。据记者实地察看所知,仅前门、西单地区共约有200家性用品专卖店;从西直门到北下净土寺,只需要5分钟的路上有3家性用品专卖店,其中位于高梁桥斜街有两家店隔街相望,相距不到三、四十米;白塔寺老北京人民医院附近也有2家店紧紧相挨;前门大街不过2站地间距,马路两边就有7家专卖店和2家性用品批发站;海淀区二里庄南口至成府路东口仅1站地也有2家性用品专卖店。

  记者从北京卫生局了解到,目前北京现有医药经营企业千余家,药品零售企业784家,而药品零售企业大多数都有计生用品销售,性用品也在销售之列。仅东城区就有药品经营企业80家,其中药品零售企业为62家,换句线家店都在经营性用品。另外,京城一些超级市场计生药具与性用品在同时销售,由于超级市场分布广泛,具体数字暂无法统计。有人不禁要问,是不是老百姓真的需要这么庞大的性用品市场?性用品太差:假冒伪劣产品泛滥

  记者暗访性用品专卖店,发现这一行业的暴利和违法经营十分猖獗。一些假冒、伪劣产品、过期失效避孕用具及禁卖品混放在柜台出售。记者在一天晚上经对9家性用品专卖店暗访发现,90%以上的个体店都在卖一种临床用来打胎的药,而据介绍,这种药使用后稍有不慎极易造成严重后果,是国家明令禁止的非卖品。记者同时发现60%的专卖店都在卖假“伟哥”。另据了解,一瓶价值几元钱的假“神油”在这些专卖店中能卖百余元。就这样,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下,还有一些不法商人把过期或走私进口的废、次产品()加以精心包装后高价出售,坑骗消费者,使许多人达不到避孕目的,造成意外怀孕。如何整治性用品市场:应向国家专营制度发展

  据介绍,性用品是一种特殊产品,品种已达150多种。目前在审批过程中根据国家现有的法规,采取的是“分割处理”的方式:即与计生部门有关的由计生部门处理;与医药部门有关的由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审批;含器械的产品属于消毒杀菌类的则由卫生防疫部门审批。于是就出现了“药字”、“健字”、“准字”、“消字”、“器字”等门类繁多的审批文号。据北京市东城区工商局企业监督科负责同志介绍,由于计生用品是国家专项审批的项目,所以进货渠道也归属于计生委药具站。但目前这个特殊行业管理上有很多漏洞。另外,由于此类产品的生产管理部门不同,其内在质量尚无统一的国家标准。现有的审批原则往往仅仅停留在产品本身对有无伤害、有无毒副作用的层面上,而其对性生活的质量究竟有无正面作用,往往很模糊,这就给营销环节中普遍存在的夸大其辞宣传、服务不规范埋下了隐患。

  有关部门建议,性用品的管理,应从生产和经营两方面来规范。组织一支由性科学、社会学、医学、婚姻学、法律学等学科的专家队伍,就性用品内容、功能、适应范畴等方面制定细则,并将有关内容纳入国家相应法规中,科学界定正常人使用的性保健品与物品的界限。由于性用品分类有别,其功用各不相同,因此必须根据各门类设立一套统一的行业质量标准及检测标准,对产品的工艺流程、毒理药理试验、功用、包装、说明各环节进行严格把关。同时,一方面,由于性用品有广泛的科学内涵,一般专卖店并不具备合理指导的能力,所以有必要建立由专家和经过系统培训的专业人员队伍,在各级性保健中心从事咨询、指导和产品销售,这样,可将性用品彻底从街头小店中除去,以还其本来职能,清洁社会空气,真正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;另一方面,净化广告宣传,责成药品监督管理局和新闻出版部门制定、规范性用品广告,以避免不良诱导。此外,要严把进口关,此类进口产品也应归入药品监督管理局负责审批,使性用品的经营逐步向国家专营制度发展。吴海华/摄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